鲲鹏文学网 > 旷世秦门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锋芒
  听得普空呼唤,秦泽只好朝着紫眸歉意一笑,后者轻声道:“去吧,拿出你的本事,让这群人见识一下,我紫眸的弟子可不是任人宰割的。”

 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弟子,但这些年,紫眸对他也是十分照顾。自从出了镇妖塔,她并没有急切让秦泽去寻找天狐古墓。这或许是秦泽的经历与遭遇,让她深有感触,又或者是因为琉璃的存在,让这位曾经的大能动了恻隐之心,总之一路走来,还算是一个得力的帮手。

  秦泽闻言,嘴角向上微微扬起,并未回头,坚定地朝着中央战台走去。行数十步,秦泽来到战台中央,按剑而立。握着青崖长剑的手,略微紧了紧,不知心中所想。

  而他的对手,秦泽倒是有几分眼熟。剑冢洪玉,本是离剑门弟子,曾参加过两次六合会武。不过时隔多年,依旧是大乘后期的境界,不明其中故事者,倒会以为是洪玉自身的问题。

  只见迎面走来一人,正是离剑门的洪玉。此人身长七尺有余,相貌平平,实不出众。脸庞上有并没有任何敌意。对于剑冢,秦泽并无任何好感,即便此人笑脸相迎,他也不会留手。

  “秦师弟,又见面了。”洪玉朝着秦泽拱了拱手,旋即见礼道:“先前贵府拜访剑冢,阁下两次败在我同门手中,看如今秦师弟的状态,这些年怕是吃了不少苦头,我等应当向秦师弟好好学习才是。”

  此人看似和蔼,却是笑里藏刀,言语当中包含讥讽之意。此言一出,昆仑部众无不变色气急,反而秦泽却是不动声色。先前在剑冢败在张羽林与慕容芷月手中,前者是他故意认输,后者也是自寻一败。洪玉的话,句句属实,无需争论。

  不过既然站在这里,便是代表了和风殿。秦泽可以不管昆仑如何,但和风殿,是他在昆仑的家,绝不会让人轻易羞辱。

  “阁下双亲,难道从未教导过如何说话么?倘若不会,我倒是不介意替阁下双亲指点一番。”秦泽目光微冷,眼神当中带着些许杀意,按在青崖剑柄上的手,早已按捺不住。寒芒闪过,一声剑鸣响彻大殿。

  洪玉被秦泽的话激怒,当即拔剑在手,口中喝道:“好大的口气,就凭你,还没有那个资格!”

  秦泽也不答话,淡青色的光芒逐渐出现在他身体四周,青芒过处,如春风拂过,浓郁的天地灵气登时四散。只听得一声揽风轻喝出口,数十道湛青色的罡风刹那间从秦泽周身涌出,朝着洪玉席卷而去。

  “返璞归真。你修炼到这个境界,花了多久?”见到秦泽施展清风正阳诀,云须子赞叹一声,不由向着宗策看去。

  “差不多十年。”

  云须子看着战台中央岿然不动的秦泽,不由抚须道:“十年,他只用了四年光景便做到了你十年才做到的事情。此等天赋,着实叫人惊叹。”

  宗策点了点头,秦泽的确是这些年在昆仑除了钟离之外,修炼天赋最可怕的一个。然而若是算上秦泽修炼的时间,恐怕昆仑开派以来,也找不出一手之数。

  “不过可惜了,他终究不属于昆仑。”云须子说完这句话,又朝着宗策低声道:“你也该早作打算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宗策浑身一震,不由多看了几眼云须子,显然是被他方才的话震惊到了。与此同时,中央战台出,眼见着那些罡风即将包裹洪玉。只听一声呐喊,蓝芒四射,剑气横飞。与那些青色罡风交杂一处。

  对撞当中,破空声,真元碎裂声不绝于耳。仅仅数息功夫,二人已经进行了数百次的交手。一旁围观的仙府弟子,无不拍手叫好。能够进入十六强的,自然不会是弱者。显然,秦泽与洪玉二人的比试,备受瞩目。

  罡风当中的洪云感受到身边传来的压力,知道秦泽不好对付,只见洪玉手中长剑发出一阵低吟。剑芒过处,灵气喷涌!上百道剑气撕裂罡风,轰然而出!

  上百道剑气呼啸而起,紧随其后的,正是离剑门洪玉。他手中长剑紧握,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口中呼道:“雕虫小技,能奈我何?”

  面对扑面而来的剑气,秦泽岿然不动,镇定自若。只见手中青崖微微抬起。旋即手腕一番。秦泽左手捏诀,右手倒提青崖,竟是迎着洪玉的剑气,奔涌向前。

  众人见状不由惊呼,皆以为秦泽会在那些剑气的切割下遭受重创。然而,隐约当中,仿佛听见有人唤了一声开字。

  中央战场上突然出现一十六座气旋,竟是将洪玉的剑气全数收入其中。但凡昆仑门下见了这等状况,谁人不惊?这正是昆仑筑基法门太和十六洞天修炼至小乘境界的模样。

  但只需修炼至小乘,能够唤出一十六座洞天,便有资格担任一方偏殿首座。而能够将这门功法修炼至大乘境界,一十六座气海合为一处,便能在自己紫府当中开辟一个崭新的紫府。昆仑自开府以来,还没人能够修炼至大乘境界。便是小乘境界,也是屈指可数。

  云须子等昆仑首座皆是涨红了脸,多少年了,昆仑终于出了一位能够将此功法修炼至小乘境界的弟子。原本以为钟离是最有希望做到的,可是世事难料,钟离早夭。秦泽的出现,却是让这帮首座,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  感受到秦泽身上传来的气息,洪玉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些凝重的神情。他不敢再大意,手中的剑又握紧了三分。

  “洪玉师兄不知准备用什么来试试我这昆仑的雕虫小技呢?”秦泽嘴角扬了扬,脸上露出一丝不屑,青崖长剑似乎感受到新主的心意,也是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剑鸣。

  不待洪玉答话,就见秦泽左手捏诀,抹过青崖剑身,长剑上泛起阵阵青光,似乎有了生机一般,忽然爆发出一阵极为耀眼的华光!周遭围观之人,情不自禁稍稍遮了遮自己的双眼。

  “清风正阳.启阵!”